《乌合之众》笔记下部

看完了下部,本书绝对是群体心理学的经典。没有废话,180多页的小册子讲的非常非常好。   执政府和帝国的具体工作就是用新的名称把过去大多数的制度重新包装一遍,用新名词代替那些能够让群众想起不利形象的名称。因为新鲜能够防止这种联想。

  统治者的艺术,就像律师的艺术,首先在于驾驭辞藻的学问。

  推动各民族演化的主要因素,永远不是真理,而是谬误。

  社会主义的谬误,群众从来不渴求真理,他们需要对他们有诱惑力的谬误,凡是能供应幻觉的,都是他们的主人,使他们幻灭的。都将成为牺牲品。

  尽管存在着理性,文明的动力仍然是各种感情–譬如尊严,自我牺牲,宗教信仰,爱国主义以及对荣誉的爱

  只要有一些生物聚集在一起,不管是人还是动物,都会本能的让自己处在一个头领的统治之下。

  头脑敏锐,深谋远虑的人往往不能成为群体领袖,因为他们这种品质会让人犹疑不决,而那些有毛病的,兴奋的人则可能。

  在群体的灵魂中,占上风的,不是对自由的追求,而是当奴才的欲望。

  领袖的动员手段:断言,重复和感染。

  传染的威力很大,不但能迫使个人接受某些意见,而且能让他接受一些感情模式。

  名望是某个人,某本著作,或是某种观念对我们头脑的支配力。会麻痹我们的批判能力。让我们充满惊奇和敬畏。名望的特点就是阻止我们看到事物的本来面目。

  用一时的意见影响群众的头脑不难,想让一种信念在其中长久扎根却极为不易。

  一种信念开始衰亡的确切时刻很容易辨认-他的价值开始受到质疑。不过即使已经摇摇欲坠,根据他建立的制度依然会保持其力量,消失的十分缓慢

  需要一种普遍信念来支持一个国家。实干家一心要让这种普遍接受的信仰变成现实,立法者一心想把他付诸实行,哲学家,艺术家和文人全都醉心于如何以各种不同的方式表现他。

  今天的社会主义信念虽然有明显的破绽,但并没有阻止他赢得群众。他的力量的增长只能到他获得胜利,掌权的那一天为止。

  报纸媒体不断把对联意见带给人们,由于受到对立意见的暗示作用的破坏,结果任何意见都难以普及,他们全都成了过眼烟云。一种意见还没来得及被足够多的人接受。就已经寿终正寝。

  报业既然成了仅仅提供信息的部门,也就放弃了让人接受某种观念或学说的努力。

  如果有什么事情能够推迟一种文明的毁灭的话,那就是极不稳定的群众意见,以及他们对一切普遍信仰的麻木不仁。

  两类群体:异质性,街头,议会。同质性,派别,身份

  杰出律师的主要用心在于,打动陪审团的感情,不需要太多论证,留心他们,得出自己的结论,确定那些人赞同,转向不赞同的人。

  选民群体属于异质性群体,他们极少推理,没有批判精神,轻信,易怒而且头脑简单。

  选民的心理和其他群体一样:既不更好,也不更差。

  文明是少数智力超常的人的产物,他们构成了金字塔的顶点,随着金字塔各个层次加宽,智力越来越少,如果一个伟大的文明仅仅以人多势众自夸的低劣成员的选票。是无法让人放心的。

  领袖的影响力只在很小的程度上是因为他们提出的论据,而在很大程度上来自他们的名望,一旦他们不知道什么原因威信扫地,他们的影响力也将随之消失。

  在政治集会中,才华横溢者无任何作用。伟大的民众领袖头脑的狭隘令人瞠目

  演讲者演说的成功与否很大程度上也取决于自己的名望。

  由法律专家制定的法律是最好的法律,因为他是个人的产物,只有当一系列修正案把他们变成集体努力的产物的时候,才可能产生灾难性的后果。

  表面自由的增加,必然伴随着真正自由的减少。

  各国被一种谬见所蒙蔽,就是认为保障自由与平等的最好办法就是制定法律,结果使人变成奴才。

  人们似乎热爱自由,其实只是痛恨主子 -托克维尔。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